神爱世人,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,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,反得永生。

+

基督徒当如何看待祭孔现象? - 本堂新闻 -

五一小长假,孔子故里山东曲阜人头攒动,不少学子及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的父母来到此地。除了瞻仰孔子遗居、探讨儒家经典之外,祭孔也广受推崇。

孔庙前面,香炉里香火阵阵;孔子墓前,一波又一波瞻仰者敬献花篮,低头跪拜。
在中国,祭祖和祭孔一直是基督教界广受争议的两个问题。而这些都与中国两千多年的儒家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如何看待愈来愈重的祭孔现象,这是每一个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督徒都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 
基督教与祭祖、祭孔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。公元1583年,意大利人—耶稣会会士利玛窦在肇庆创立了第一个天主教聚会点,向中国人介绍数学、几何学和力学等科学知识。这位传教士穿汉服、苦读中国的《四书》《五经》,深入研究中国传统文化。但不久之后,天主教内部就产生了所谓的“礼仪之争”,争论的焦点与如何对待中国传统习俗有关。当时利玛窦同意中国信徒保留祭祖和祭孔的传统习俗,而西班牙多明我会传教士和方济各会传教士则认为,祭祖、祭孔属于偶像崇拜,违反《圣经》规定并派人到罗马教廷控告以利玛窦为首的耶稣会。
 
1700年(清康熙39年)康熙皇帝介入了礼仪之争,声明祭祖祭孔属于中国传统习俗,不属于宗教活动。而1704年教皇克雷芒十一世公然下令,禁止中国信徒举行祭祖、祭孔等活动,教皇特使铎罗于两年后来华,宣称禁止中国信徒祭祖祭孔。康熙皇帝得知后大怒,认为此举属于干涉中国习俗,于是下令驱逐反对中国礼仪的传教士,同时派使节前往罗马谈判。1707年,铎罗无视康熙的旨意,在南京宣布教皇禁令。
 
当时,康熙皇帝降旨,称只允许遵守利玛窦规矩的西洋人在中国,否则要被驱逐。然而,1715年,教皇依然坚持祭祖、祭孔禁令,并说违者视异端论处,这让康熙大怒,下令拘捕传教士并禁止传教,尽管教皇于1719年派了使团到北京谈判,但这位皇帝拒绝接见并斥责他们不了解中国文化。
 
后来,罗马教皇被迫让步,于1720年宣布“八项准许”,同意中国信徒举行非宗教性的中国礼仪。康熙下令只准许尊重中国礼仪的传教士居留中国并禁止公开传教。一直到1939年,罗马教廷才撤销了有关礼仪的一切禁令,为这场持续了300多年的争论画上了句。
 
虽然经过了“破四旧”等文化运动曾使中国文化出现一定程度的“断层”,如今,回归传统文化的呼声也此起彼伏,甚至部分地区大力举行祭孔大典、穿汉服、行跪拜礼……祭孔文化仿佛又愈来愈重了。如何看到此现象,基督徒中间的讨论也多了起来。
 
前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院长卢龙光认为,孔子是万世师表,祭孔释对老师表达尊重。对于“祭孔即是拜偶像”的说法,他表示反对,并指出:孔子是反对拜祭鬼神,孔子并不反对鬼神,而是不论鬼神,即“敬鬼神而远之”。同时,儒家的传统是不可知论者,“不知生,焉知死”。因此,儒家是关于伦理、生存的人生哲学,它既不讨论鬼神,也不讨论生死。
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主任牧师洪予健则认为,孔子的品德、修养、智慧、才能均杰出无比,他追求的并不是向上突破超越,而是人道,即向下针对人伦、器物层面的研究。孔子的儒学展现了人在上帝的普遍启示下,对仁爱公义、伦理秩序的自觉。他率性修道的人文精神,有助于使中华文明较早地摆脱泛神主义偶像崇拜的低级迷信。
 
洪予健指出,作为当代的基督徒,我们有不可推卸的福音与文化使命。既要在上帝话语的指引下,摆正孔子及其学说与我们所信福音真理的关系;又要正确分辨儒学在中华文化所起的正、反作用。他提醒当代基督徒,切莫把自己关在教会的四道墙内,而要借着《圣经》的真理,在文化价值上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 
温哥华短宣中心主任、《真理报》总编辑杨爱程博士则对孔子的鬼神观进行了阐述。孔子的鬼神观源自商、周,当时的人相信树有树神,山有山神,河有河神,万物皆有神,祖先死了也变为神。神鬼是同一类别,可以互换。孔子所说的“怪、力、乱、神”正是指这等鬼或神,与基督徒所信的至高上帝根本不同。
 
孔子说“五十而知天命”是指他到五十岁时才领会天意,学习尊重天意。孔子独尊“天”,不事“鬼神”。他的观念来自殷商的“上帝”和周人的“上天”,这才是比较接近《圣经》中的“造物主上帝”和“至高神”,那位独一无二的“神”。
 

  • 主日安排
  • 聚会时间
基督教会主日安排

主日

  1. 第一场:教会大礼拜堂9点-11点
  2. 第二场:教会小礼拜堂15点-17点

欢迎弟兄姐妹来参加聚会~

基督教会聚会时间

主日

  1. 主日崇拜:教会大礼拜堂9点-11点
  2. 青年聚会:教会小礼拜堂15点-17点

周三信徒聚会:教会小礼拜堂19点-20点

周五赞美会:教会多功能厅19点-21点

周六诗班聚会:教会多功能厅17点-20点